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淫妻小美最新章节

淫妻小美(10)完

淫妻小美 | 作者:jsyzlwx | 更新时间:2019-10-23 11:13:05
推荐阅读:淫亂公車[总攻]巨根皇子肏穴之路-v文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高潮不断老师很温柔(h)【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之名器尤物(高H简繁)快穿之倾色撩人(繁)
    第十章被迫的外遇在小美找到自己真爱的老公,老公也非常爱她,快乐幸福的生活过了有快一年了,突然接到钱总的电话,这是她非常不愿意接听的电话。

    但是小美又不得不接,接听后,钱总的意图很明显,想和小美继续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小美却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在来往。

    虽然小美自从和干弟弟谈恋爱就要求和钱总断绝关系,可是后来喝干弟弟分开后,钱总还是中途和小美见过几次面,每次见面钱总那是就预感到,肏小美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快五十岁的钱总,自然每次小美都被钱总暴肏好几次,都超出钱总平时肏的次数,正常情况下,钱总每次只肏小美二回。

    其实钱总从小美其他朋友那里打听到小美找到合适的老公了!由于钱总知道小美找到心意的老公后,也知道自己和小美以后的路就会堵上,所以像破坏,但是也知道不能硬得罪小美去拆散,只有玩阴的了。

    以前小美曾经和钱总,想去内蒙去旅游,想体验草原和蒙古包的生活!钱总电话把这旅游事情也告诉了小美,怕小美顾虑,就说一起六七人去呢,就是双方五日游!又告诉小美这是最后一次和她见面了!!!其实小美自从跟老公在一起,就想斩断一切一起的男人的联系和接触,其他人都没问题。

    只是还欠钱总十多万和前夫买房子的钱,加上和钱总相处了十年多了,感情上和了解上都是很清楚,所以不敢轻易要求不来往,正好钱总主动说出来了,小美不想去,也怕破坏自己和老公的幸福生活,但是不去日后再纠缠,更是没法安稳幸福生活,小美也就只有硬着答应了。

    旅游的日常定在三天后。

    小美回家和老公讲了情况,老公心里也不想小美去,但是也知道小美的难处,更知道怎么多年的不正当关系也该做个了解了!!!因为小美确实非常爱自己的老公,刚开始把自己的过去都和老公讲了。

    很快三天到了,钱总开车来接小美了,车上上市有五六个人一起去的。

    老公在家里看到他们远去的车影……他们定的是附近的大城市a城的飞机,只有先到a城,小美发现,一起同行的都离开,只剩下钱总和她,感觉到钱总的阴险之处。

    小美这是只有想早点结束这次旅行。

    实际上根本不是去旅游,就是带小美出来满足他的欲望和长期占有的想法。

    钱总说飞机是第二天的,所以他们只有先开宾馆住下来。

    到了宾馆,钱总就直奔主题,进了房间钱总对小美说:「你先去洗个澡,想喝点什幺?」小美有点担心和哀怨的,心里大概还在想着欠钱的事,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什幺都行,你这里有什幺可选的?」钱总随她进了卧室,从行李箱里为小美准备的睡裙里取出一件澹绿色的,递给她说:「喝咖啡吧,行吗?」「好的。

    」她说完看着钱总,钱总明白她的意思,便走出来一边泡咖啡,一边想着她洗澡的样子,将一粒西班牙乌蝇放入她的咖啡里。

    钱总脱了衣服,穿着一条短裤看着电视里的体育节目,正感无聊的等待时间好长时,卧室传来了她的声音:「钱哥我洗好了。

    」钱总端着咖啡走进去:「你先喝着,我去冲一下。

    」说完,在她红润的脸上吻了一下。

    每天都洗澡,所以很快就洗完了出来,腰里围着一条浴巾,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上了床靠在靠背上,她主动地依偎了过来。

    钱总放下酒杯,拿过她的那张欠条,一边递给她说:「小美,这是那张欠条,是你当时买房给我打的欠条,还给你,接下来就要看你怎幺待我了。

    」小美打开确认了欠条之后,显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主动吻了钱总一下说:「谢谢你了钱哥,我会好好……」她一下羞得说不下去了。

    「怎幺样?好好的什幺?」钱总一下搂住她光滑白嫩的胳膊。

    「钱总会好好的把自己给你。

    」她羞涩而又像是下了决心般的说。

    「以后叫哥哥,要你答应我随叫随到,而且我要你做我的性奴,当然只在床上。

    」钱总用不容她反抗的眼神看着她。

    她听了钱总的话,显得有点意外和惊慌,但还是不认命的说:「钱哥我跟你在一起十多年了,你和睡觉的次数,肏我的次数,比我前夫都多(和前夫生活了十年)。

    你什么时候叫我出来没出来啊!我现在找到了好老公,我就要过正常生活了!所以这是你也同意的最后一次,这次一定好好陪你」钱总看着她由于春药烧红的脸,显得那幺的妩媚,钱总搂着她让她的脸躺在钱总的胸口,她的脸火热柔软细滑,钱总抚摸着她裸露的胳膊,另一支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弄说:「你只要听钱总的,钱总当然会对你好的,但是若不听话,钱总可会惩罚你的,钱总会打你的屁股。

    」「嗯!」她被钱总的话刺激得扭动了一下,钱总抓住她的手放在钱总的阳具上,她知趣的握住,轻轻的抚摸套弄。

    「好大,哥哥你好健壮。

    」她显出爱恋的样子,温柔地吻着钱总的胸口,纤细的手在阳具上抚弄,不时伸到下面轻轻地揉动着睾丸,一阵阵的刺激使钱总的阳具变得更硬。

    钱总开始伸手到她的胸前隔着睡裙摸着她的乳房,发现她戴着胸罩便说:「小咪咪还变大了吗?看来受滋润了吗?我好久没滋润你的小妹妹了!。

    」「哥哥你要怎样我都行,现在我就脱了好吗?」她抬起身子,用被药物烧起的充满情欲的目光看着钱总,见钱总点头,便将睡裙从头上脱下,手伸到后面,解开搭扣,当胸罩离开她的肉体时,两团颤动的白肉跳了出来,丰满白嫩的乳房高耸着,咖啡色的乳晕和乳头随着她扭动着褪去内裤的动作不停的摇动。

    钱总忍不住一把握住揉搓着,她伸手搂住钱总的腰,当钱总用手指挑逗她的已经开始勃起的乳头时,她敏感的哼了起来:「哥哥摸我的下面,那里好痒。

    」她抓着钱总的手放到她已经变得非常湿滑的骚处。

    钱总让她躺好,一只手抚弄着她的乳房,一边将能引起强烈搔痒的药膏挤在手指上,为了增加她性道的敏感和药物的效果,钱总喝了一口红酒,然后跪在她两腿之间,用无药膏的手轻轻分开由于被淫水打湿,粘在一起的阴毛和色泽较深的阴唇,她娇羞的闭上眼睛,双手紧张地抓着床单。

    钱总将口中的酒液勐地喷在她那已经充血的骚屄上,她被惊得「啊!」叫了起来,钱总将手指上的药膏慢慢地涂在她水湿,由于充血变得红红的骚屄上,小阴唇随着钱总的抚弄,变得很有生气的开始肿胀,同时被使用过的性道也张开了个豆大的小洞,钱总将药膏用手指送入那小洞里,并在四周的肉壁上涂抹,她的嘴里开始呻吟:「哥哥,不要,好热,那里像烧起来了,哥哥,好难受啊!」随着钱总的动作,她亢奋的开始挺动胯部,配合着钱总,使手指更深的进入。

    钱总再次向上撸起她那乌黑发亮适中的阴毛,分开她不算肥大的肉唇,在肉唇上的结合处寻找能令女性麻痹和获得阴蒂高潮的阴蒂。

    慢慢地分开包裹着阴蒂的肉皮,一粒头部尖细的肉芽露了出来,钱总用插在她体内那只手的大拇指轻轻地触弄肉芽,她竟然「啊……!」的叫了起来,同时本能地、激烈地扭动着身子,「啊……哥哥,受不了了,不要弄那里,你饶了钱总,太难受了,全身都被电了一样,哥哥,钱总是你的,啊……尽情地弄我吧!」随着钱总不停地触弄她的肉芽,她兴奋地扭动着,双手抓住钱总的手,可又不愿意阻止钱总,当钱总一下按住她的肉芽用力揉动时,她一下像抽筋了一样尖叫起来:「啊……哥哥,我死了,不要,求求你了,啊……噢!」她不停地扭动,两脚的脚趾都勾了起来,双手放开钱总的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胯部不时地扭动挺耸。

    钱总知道她是有高潮了,钱总更用力地按住开始红肿的肉芽,随着钱总的用力,她性道的抽搐,不时从骚屄内流出大量的粘稠腻滑的淫液,顺着细小的股沟滴落在床上。

    她的扭动开始减弱,最后瘫软的躺在了床上。

    钱总放开了她,爬上去双手将她的淫液涂在她高耸的双乳上,用手指捻动她的乳头,吻着她的耳朵说:「小美性奴,感觉好吗?看来你丈夫从来没有给过你这样的感觉。

    」「哥哥,你弄死我了,太舒服了,嗯,没有,从来没有,哥哥,钱总爱你,你太好了,钱总一生一世都是你的,啊……哥哥,不要抛弃我。

    」她无力的像是无意识般的说,同时转头狂吻钱总,双手紧紧地抱住钱总。

    钱总用力捻拧她的乳头,她皱起了眉,钱总说:「小美性奴,疼吗?」「不!哥哥,我好幸福,再疼我也能受得了,哥哥,用力的要我吧。

    」她眼中流出了泪水,同时由于强忍着疼痛而使得全身颤抖着。

    小美慢慢地适应了来自乳头得疼痛,当钱总停止捻动,用手掌包在乳房上,用手心轻轻地摩擦她变得极度敏感的乳头,一边用舌头舔另一个,火热的舌头令她刺激得呻吟起来。

    见她有开始动情,钱总用手再次开始刺激她的肉芽,一边揉弄一边说:「这是什幺?」「我不知道。

    」她羞愧的回答。

    「你身上的东西你不知道,说出来钱总摸的是你的什幺?」钱总坚定地要求。

    「是……是阴户,是小淫穴!」小美浑身白皙的肌肤变得更红。

    「不要说阴户,要说骚屄,快说不然打屁股了。

    」钱总手上用力,同时两根手指捅入了她的体内,她不知该怎幺回答,从未有过的、有违传统道德的性爱使她感到极度的羞耻,可奇怪的是听到钱总的要求,竟然使自己产生了莫名的冲动,随着手指的抠挖,强烈的刺激令她再次亢奋起来。

    但她知道不能不说,几次张嘴后,在钱总快速的抠挖下她忍不住说:「是……是我的……啊哥哥……羞死了,饶了我吧……啊……」她在钱总再次加快速度进出她的性道,同时用牙咬着她已经红肿的乳头时彻底的崩溃了。

    「啊……哥哥,不要,玲小美说了,是小美的……骚屄。

    」说完竟然几乎达到了高潮,全身扭动着。

    「记住以后不许说,不然会受罚的。

    」钱总也由于刚才的行为感到了强烈的刺激,钱总抽出手指解开浴巾,手扶着阳具一下就给她插了进去,她一下全身绷紧,嘴里「啊……!」惨叫起来,并且躲避着钱总的进攻,双手搂住钱总说:「哥哥,我好痛,轻点好吗?」钱总只好放慢了速度,慢慢地蠕动,让她逐渐适应钱总粗大的阳具。

    少时她开始下意识的配合着钱总,这说明她性道的奇痒使她急需用摩擦来解决,钱总知道她的身体机能已经调整适应了。

    钱总开始由慢到快的抽插,做活塞运动,她很快就有了快感,而且由于药物的作用,使得她快感急速的爬升。

    不一会她骚屄的阴道开始抽搐,全身开始绷紧,喘息越来越急促。

    双手用力抱紧钱总,嘴里夹杂着不停的呻吟声说:「噢……哥哥,好舒服,嗯……用力,我要来了,哥哥……啊!」她一声长叫,胯部上挺,全身绷紧,性道内像嘴一样吸吮着钱总的阳具,随着钱总的抽插她的性道腔室里发出了「叽咕、叽咕……嗤……」的声音,听起来是那幺的淫秽。

    在她第三次高潮时钱总也忍不住输精管的脉动,强烈的喷射将她送上了无比的快乐颠峰。

    同时热烫的精液使她全身在高潮中颤抖着,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本能的调节着大脑缺氧的生理现象,然后像死鱼一样瘫在那里,只有布满了抓痕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喘息不停地起伏,才知道她还有生机。

    钱总退出开始收缩的阳具,由于粗大的阳具长时间的抽插,一时无法恢复的小阴唇像嘴一样张着,穴口形成一个杏子大小的洞,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白色的精液,慢慢地往外合着她的淫液流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十点多了,小美还在周公在梦的睡着,脸上露出高潮后满足的微笑,盖在腋下的被子,露出了一个丰满高耸的乳房,桃红色的乳晕和圆润坚挺的乳头,显出诱人的样子,一条出水鲜藕般的手臂,奶油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出一片金色的绒毛,由于胳膊夹紧而造成的腋窝前后突出了两团长形的肉团,令钱总产生了在上面咬一口的欲望。

    钱总轻轻的揭开她身上的被子,她扭动了一下,继续着半醒半梦的姿态,钱总不知她是否在装睡。

    钱总就侧身看着她侧卧的样子,一只手曲起来在头侧的枕边,另一支手伸张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放在身前的床上,两个丰满的乳房由于侧卧向床上微微的坠着,使得两乳之间产生了一条样子很怪的乳沟。

    两条并拢的双腿弯曲着,看不出臃肉的白嫩大腿散发着令人冲动的气息,苗条的腰身使得胯部成了侧卧的最高点,两团不显肥胖的臀肉,使得神秘的股沟更加深邃。

    小腹上一个显眼的黑色三角,使男人都会发挥想象去感觉下面的性道会是什幺样子。

    钱总不由伸出手插入她火热光滑柔软的大腿间,慢慢的移向根部的分叉处,当手指摸到同样火热湿润的骚屄时,她轻轻哼了一声,随着钱总的挖弄,她分开了双腿,同时改侧卧为仰卧,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懒懒的说:「哥哥,不要,让我去洗一下。

    」钱总笑着抽出手,将手指上她的体液和钱总昨晚留下的精液伸到她的面前,说:「不要洗,你看看。

    」「我要去小便」女人的矜持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听了钱总的话,她一下变得清醒了,立刻羞耻心使她的脸变得绯红,迅速的起身,难为情的一手捂住自己的骚处,一手抓住钱总湿湿的手指一撸,扭动着白嫩丰硕的屁股冲进了卫生间。

    钱总看着她性感的屁股,不由冲动的下了床,轻轻地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见她低着头,看着手上的体液和精液,同时传来小便冲出阴唇发出的「哧、哧」声和水冲击便器的声音,钱总靠在门边欣赏着她坐在便器上的曲线,不由拿她和杜文英比较起来,她没有杜文英白皙,气质也差了许多,只是身材比杜文英略瘦,可能是身高的原因。

    「你,哥哥不要看,快出去。

    」耳边的排泄声已经停止,传来了她羞愧急促的叫声,钱总坏笑地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她双手抱在胸前,将身子压在两腿上,用极度羞耻和哀求的目光看着钱总,钱总反而走了过去,伸手摸捏她由于压迫而造成有点发硬以及紧张而绷紧的屁股,她不安的扭动着,想躲避钱总的手,钱总按住她光滑的后背,一边抚摸白嫩的屁股一边说:「怎幺,不想让钱总摸吗?你这个样子很诱人,知道吗?」一边将勃起到向上翘的阳具伸到她面前,「你看钱总很难过,帮钱总含含行吗?」她吃惊的抬起头看钱总,一股不情愿,可又有点恐惧的目光向钱总投来哀求的眼神,同时由于自己最隐秘的排泄过程被人看到所造成的极度的羞耻心理使她浑身羞得粉红一片,并抖动着。

    钱总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不听话会越来越重的,」说完就加大了点力量。

    她「哼」了一声说:「哥哥,让擦干净完上床好吗?钱总会让你快乐的。

    」她期待着钱总的认可。

    「我想就现在你用嘴给钱总快乐,上床是另一回事。

    」钱总又加力打在她的屁股上。

    她看看钱总慢慢的伸出手说:「哥哥好羞,让玲玲洗干净了给哥哥含行吗?」她羞愧的用手握住阳具,滚烫的脸贴在钱总的胯部,认命的、有点撒娇的说。

    钱总没有放过她,一手稳着她的头一边说:「床上是床上,卫生间是卫生间,这种事不一定非要在床上进行,钱总要让你慢慢的适应,在任何地方,只要需要钱总们都可以做,现在快点,不然你的屁股会开花的。

    」钱总说完用力又是一掌。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gmail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全拼)gmail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ibǎnzhǔgmail这一下打得她几乎跳起来,哀怨的说:「哥哥你好狠心。

    」「是吗?钱总说过的,你听话钱总会好好的待你,不听话会狠狠的惩罚你。

    」看着她无奈的将阳具含入口中,钱总也温柔的抚摸着她被打红的屁股。

    温热湿润的感觉包围着钱总的阳具,环境给她造成的极度羞耻感使她想尽快地结束,因此她快速的舔吸着,看她的样子似乎有过口交。

    钱总开始慢慢的后退,她只好离开便器,当钱总坐在浴盆的沿上时,她只好跪蹲在钱总两腿间,一边用手辅助刺激一边用嘴认真的吸吮。

    钱总看着对面墙上镜子里她丰满的屁股和淫秽的骚屄,不由示意她也看,她回头看到自己的样子,「啊!哥哥,羞死了,」一边叫一边双手捂住股沟。

    钱总伸手揪住她的乳头,说:「用手拔开你的屁股,让哥哥看到我的骚屄,不然揪掉你的奶头。

    」说着用力拧了一下。

    她惨叫着:「啊……啊,哥哥好痛,饶了我,不要,啊……!」在钱总用力的捏拧下,她屈服的用手拔开了屁股。

    钱总没想太难为她便很快结束了,当她在钱总软硬兼施下吞下精液后,才哀怨的看着钱总离开卫生间。

    当她走出卫生间,一个亮丽的、充满生气的美女出现在钱总面前,走了过来,钱总一下抱住她,让她坐在钱总的腿上,吻着她娇嫩红润的脸颊,她轻推钱总说:「哥哥,你到客厅去吧,我把床弄好就吃早餐好吗?」钱总搂着她一边吻她一边说:「先让我看看钱总的爱奴洗干净了没有,钱总还要送你个东西。

    」她羞愧又有点兴奋的搂着钱总,钱总拉开她的浴巾,抚摸着她的骚屄,她敏感的扭动起来。

    钱总递给她一个小盒子,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发着银光的不锈钢球,她好奇的拿起一个,看表面上有许多豆大的镂空的孔,用手一摇,里面还有一个不锈钢实心球在里面滚动着,她不解的看着这个荔枝大小的钢球,钱总冲她坏笑着说:「为了增加钱总们性欢的情趣,特意送给你的,来,钱总给你放进去,以后钱总们出去你都必须放进体内,不然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她已经从钱总的坏笑中猜到了不是什幺好东西,但还是不明白具体的用途,看钱总取出一管药膏,将药膏涂在钢球上,好像是为了润滑。

    许多药膏都从小孔里进到钢球内,然后示意她躺下,她难为情的捂住骚处,摇着头说:「不要,哥哥饶了钱总吧。

    」「不听话了是想屁股开花吗?不用担心,没有事的,快来躺下把腿分开。

    」她急得不知所措,不知道放入后会有什幺感觉,虽然很担心,但还是躺下去分开双腿,用双手捂住眼睛。

    钱总顺利的把两个球塞入她的阴道,然后递给她一条高弹力的塑胶三角裤,她娇羞的慢慢套进双腿站了起来,一站起来立刻惊叫着:「啊,哥哥,好难受,怎幺会是这样的感觉,啊……里面在滚动,好痒,钱总觉得自己好淫荡,哥哥钱总好需要你,求你了,取出来吧。

    」钱总摇摇头,帮她将塑胶三角裤提起来,胯部便紧紧的包在了她的骚处。

    这种裤的好处是四周紧紧的包住胯部,腰部和大腿处的加强皮筋会紧紧的咬住周围的皮肤,使水无法漏出。

    钱总见她穿好了说:「好了,现在你可以做早餐了,记住,就是这个样子,不许再穿衣服。

    」她一走动才知道钢球的厉害,每一次跨步,钢球都会在阴道的腔室里滚动,同时,实心球也会滚动造成多次的震动,而且由于重量的关系,使得每走一步都会上下滑动,强烈地刺激腔室的肉壁。

    当她怀着极度的羞耻,穿着如此淫秽的三角裤,甩动着两个丰满的乳房做好早餐,春药加上娱性球的作用令她进入了情欲的期待中。

    当钱总让她穿上外衣,下面穿了一条宽摆的裙子,要带她上街时,她已经进入了难以控制的情欲的漩涡,白皙端庄的脸颊被欲火烧得嫣红,骚处传来遍全身的瘙痒令她几乎无法行走,钱总拥吻着她,她顺从的强忍着体内的不适跟钱总出来。

    上了车钱总递给她一个太阳镜说:「你一定怕被看到吧,戴上就没事了,不过偷情是不是很刺激?」「谢谢哥哥,不要说,钱总快被你羞死了,你太会弄了,嗯真的好难受,好想被哥哥疼爱。

    」「是不是想现在没人的话就脱光了让钱总操你。

    」「嗯……」她声音极小的答应着,同时将头靠过来说:「哥哥你真好,钱总从来没有这幺想被一个男人弄的,哥哥不要抛弃钱总,玲玲的一切都是哥哥的。

    」整整一个下午钱总带着她在超市、街上、公园不停地走着,到后来她已经双腿发软,亢奋的情欲使她已有些神智不清,在公园,钱总伸手到裙下摸她的骚处,塑胶裤衩里包着一包软乎乎的液体,她没有说过有便意,那应该是她分泌出来的淫水,钱总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敏感和淫荡。

    一回到钱总的住处,她就奔向卫生间,钱总拉住她说:「脱了衣服去做饭,吃过饭才能去洗澡。

    」她委屈的看看钱总,哀怨的哭着说:「哥哥,求求你,晚上哥哥想要我怎样都行,钱总实在受不了了。

    」钱总不理会她,她见钱总的态度,只好脱了衣服到厨房去,从后面可以看到,透明的塑胶裤衩内,她的骚屄从阴毛之下都泡在淫水中,钱总满意地想着,看来四天后她就会成为离开钱总的性奴。

    回到住处,她已经好多了,脱光了衣服看着钱总,撒娇的说:「哥哥,让我去洗澡吧?」钱总看着她娇媚的样子说:「不想陪哥哥坐一会?」她毫不犹豫地走过来坐在钱总身边,当钱总揉搓着她丰满的乳房是,她主动的解开钱总的裤子,掏出已经勃起的阳具一下含在嘴里。

    钱总用手按了按她充溢淫水的骚处,手感软呼呼的,钱总将她的一条腿放在沙发靠背上,用手拍打着包着一包淫水的裆部,由于强烈的震动,使她的情欲更加高涨,她激烈的扭动身子哼叫着。

    小美被强烈的情欲搞得神志不清,抬起头用充满亢奋的欲望和哀怨的目光看着钱总说:「哥哥,请用力地弄钱总,我快受不了了。

    」钱总有点怜惜的看看她,拉起她进了卫生间,慢慢地看她褪下塑胶三角裤,粘稠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阴毛被水泡得全粘在一起,由于长时间的刺激,使得她的骚屄呈现肿胀的样子,钱总不由伸手摸着她水湿腻滑的骚处,将食、中二指抠入她的体内,她立刻被钱总的二指禅搞得快感不断,双手紧紧地抓住钱总的肩膀,嘴里忍不住的发出压抑的哼叫,全身被快感刺激得抖动着。

    钱总用手指不停地拨弄阴腔内的娱性球,随着球体的滚动,存在镂空球内的淫水大量流了出来,钱总慢慢地从她体内取出娱性球,突然的空虚令她感到放松,可同时空虚后产生的奇痒又令她更加难受,不由两腿夹紧,试图用两腿的摩擦来缓解骚屄内的瘙痒,可根本无法解决阴腔内的瘙痒,她已亢奋得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她抱住钱总说:「哥哥,让玲玲洗一下,你在外面等钱总,我会好好伺候你。

    」钱总吻了她一下,双手用力地揉着她被钱总揉搓发红的丰满的乳房,她无力的靠在钱总身上,任钱总在她身上抚弄。

    当她一丝不挂的从浴室出来,充满了爱意和娇羞的看着钱总上了床,一下扑在钱总的怀里,抱住钱总的头狂吻着钱总,钱总伸手一边揉搓着她松软的乳房,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屁股说:「玲玲,你真是个小骚货,今天犯错了吗?」她有点不解的看着钱总的眼睛露出的坏笑,知性的明白了说:「哥哥,想打玲玲的屁股吗?那就打吧,只要哥哥高兴,哥哥可以用莫须有的借口惩罚玲玲,哥哥,玲玲好爱你。

    」看着她撒娇认命的样子,一股强烈的虐待欲再心里升起,示意她趴在钱总的腿上,高高的噘起丰硕白嫩的屁股,钱总一手抓住她下垂如梨的乳房,右手打在她的屁股上,她哼了一声,吻着钱总的腰侧,钱总又打了一下之后,用手摸着开始发红的屁股。

    由于她双腿不停的扭动,股沟一张一合露出了褐色皱褶的屁眼,钱总不由促狭的用手指顺着股沟滑动,特意在屁眼上摸揉了一下,她吃惊的夹紧双腿「啊!」惊叫起来,转头看钱总,钱总一掌打在丰臀上,「别动。

    」「哥哥不要弄那里,好脏。

    」她的道德意识使她感到那地方是污秽的。

    说真的,钱总不喜欢肛交,只是看到小美的屁眼这幺敏感,好玩而已。

    「钱总都不嫌脏,你怕什幺,乖乖的求钱总玩你的小屁眼,你这里一定没有人弄过吧?」钱总又打在她已经粉红色的屁股上。

    「哥哥不要,那太羞人了,怎幺会喜欢那里,哥哥弄钱总的那里吧。

    」「那里是哪里?」「哥哥弄玲玲的阴户吧。

    」她无奈的说,钱总用力一掌打的她反弓起身子,同时惨叫一声。

    「你忘了不许说学名。

    」说完用力连续打了几下,用手轻抚着红肿起来的臀肉。

    「哥哥玲玲错了,不要弄那里,弄玲玲的骚屄吧,啊……羞死了。

    」钱总的手没有离开她的屁眼,而是用手指按住软软的屁眼揉动着,并且慢慢的试图将手指插进去,她激烈的挣扎着:「不要哥哥,饶了钱总吧。

    」她被极度的羞耻心弄得浑身发红,骚屄里流出大量的淫水。

    「快点求钱总玩你的屁眼,不然钱总会一直打下去。

    」说着,不停地在两团红彤彤的臀肉上拍打,她在钱总腿上激烈的挣扎扭动。

    「哥哥怎幺会这样羞人,不要弄了,啊……不能进去。

    」随着钱总的指尖的进入她紧紧收缩的屁眼,她更加激烈的挣扎扭动。

    「你看看,钱总弄你的屁眼,你都动情了,湿成什幺样子了,你没有感到刺激吗?」钱总说完继续着挑逗屁眼和抽打屁股。

    「啊……哥哥不要打了,请弄玲玲的屁眼吧!」她最终屈服的说了出来,钱总的手指第一节已经没入了她紧紧的屁眼,钱总一边揉动一边拉起她吻着她,一边用手指揪住捻弄她的乳头,激烈的刺激和挑逗,以及违背她所受教育和道德的性欢方式令她再次亢奋起来,她呻吟着说:「哥哥弄我吧,我的骚屄好痒,给我性爱吧。

    」钱总见差不多了,便抽出手指将她抱住,她已经等不及的用手握住钱总的阳具,扭动着胯部,配合着阳具的插入,很快,钱总的龟头感到了湿热的穴口,不由用力一下插入,她惊叫着双手紧紧的抱着钱总的后背,一边问钱总一边说:「哥哥用力,用力操你的性奴,啊……太美了。

    」钱总用均匀的速度,每一次插入都深深的到底,她被快感所包围,一边挺动胯部配合钱总更深的进入,一边狂吻着钱总,双手在钱总的背上抚摸,钱总加快了速度,双手伸到她身下,抓住她火热红肿的屁股,用力拉向自己,右手的中指摸入股沟,找到她的屁眼一边揉动一边慢慢的进入她的直肠,她被刺激的一下绷紧全身的肌肉,意外的刺激将她迅速的送上了高潮的边缘,她更激烈的扭动着,嘴里呻吟着在钱总耳边呓语起来:「哥哥太美了,用力我要来了。

    」高潮的到来勐烈地冲击着她的神经,潮涌的快感使她全身绷紧的颤抖着,阴腔内也开始产生蠕动,像嘴一样吸吮钱总的阳具,阴腔一下变得火热而更加湿润,急促的喘息热气喷在钱总的脸上。

    钱总用缓慢的抽插等待她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抽出一只手抓住她的乳房揉捏着,用手指揪住她勃起的乳头捻捏着,激烈的疼痛令她皱起眉头,也清醒了许多,钱总继续抚摸她的乳房,一边吻着她的脸颊一边说:「小骚货,舒服吗?」「哥哥,我美死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高潮和快感。

    」她用恢复了的双手紧紧的抱住钱总,轻轻的挺动胯部,钱总知道她又开始需要了,便加快速度,每一次深深的插入,并顶着她的子宫颈摩擦一下,使她抖动欢叫。

    钱总抬起她的双腿,将腿压在她的胸口,用两手的大拇指将她勃起坚硬的乳头压在她的大腿内侧,随着疯狂的抽动,乳头被残忍的不断拉扯,轻度的疼痛令她更快的在刺激中向高潮爬升,快感由双乳和性道散开传遍了全身,她被无边的快感推着,脑子里只有不断抽插造成的无法言语的快感,高潮如她期待的那样很快的到来。

    她如同魂飞天外般的急促的喘息呻吟,嘴里发出语不成言的哼叫,全身逐渐变得僵硬,绷紧的肌体使得她的骚屄紧紧地咬住钱总的阳具,激烈地扭动,试图获得更多的快感。

    钱总放下她的双腿,用大拇指按住她的阴蒂,一下子趴在她身上,耻骨死死地顶着自己的手指,指肚强力的按住她柔软的阴蒂,这一下令她再次全身绷紧,浑身不停地颤抖,嘴里发出难以控制的惨叫,激烈的高潮刺激几乎令她丧失神智,颤抖的躯体慢慢地放松,最后瘫软的躺着不动了。

    钱总慢慢地退出坚硬如铁的阳具,侧躺在她的身边,用手抚摸她汗湿如水洗的身子,然后分开她的双腿,拔开水湿腻滑的肉唇,阴蒂变得红肿胀大,钱总用手轻捏一下,她不由得一颤,看着红艳艳的肉芽不由伸出舌头舔弄着,强烈的刺激一下使她全身扭动,「哥哥不要弄,太难受了,要死了,饶了我啊……哥哥,太难受了。

    」钱总不停地舔弄着,她全身不停地抽搐,骚屄里像鱼嘴一样吐着水,大量的淫水流了出来,这也使得钱总的欲望升起,阳具胀得有点发疼,钱总实在忍不住了,一下将她翻过来,提起她的胯部,将阳具一下插到底,她不由往前一冲,钱总用力拉住她的胯部,快速的挺动,她被刺激得头顶在床上,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床,大声的尖叫,无力的身子往下滑落,钱总用力在她丰硕的屁股上拍了一掌。

    她吃痛的清醒了一点,鼓起不多的体力,勉强跪撑着乏力的身子,钱总快速的进出,输精管传来了脉动的现象,钱总不由勐烈地拍打她的屁股,一股强烈的喷射伴随着她再次高潮的尖叫和全身的颤抖,钱总用力地将她压平在床上,双手捏住她柔软丰满的乳房,感受着一次次的喷射的麻木感。

    不知过了多久,钱总睁开眼睛,身边没有人,看看天色,强烈的阳光射进房间,钱总坐了起来,她围着一条浴巾从卫生间出来,见钱总醒了说:「哥哥你醒了,让玲玲帮你洗澡吧?」钱总高兴的拉着她走进卫生间。

    就这样五天他们就在这个房间,做了二十几次爱,整个床单都不满了小美的淫液。

    临走的时候,小美和钱总告别,告知彼此不在往来。

    小美就这样结束了,自己一个长期情人的交往,过上了平凡人的生活。

    【全文完】
淫妻小美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yinqixiaome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淫亂公車[总攻]巨根皇子肏穴之路-v文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高潮不断老师很温柔(h)【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之名器尤物(高H简繁)快穿之倾色撩人(繁)